明光 | 民生 | 体育 | 亲子 | 国内 | 国际 | 专题 | 评论 | 房市 | 车市 | 财经 | 旅游 | 美食 | 教育 | 文史 | 娱乐 | 

首页 | 明光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娱乐 | 体育 | 看图不说话 | 微言大义 | 滚动
明光网 > 美食 > 正文

新浪潮“大师论坛”在沪成功举办

2019/12/2 11:24:12 来源: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侯孝贤岩井俊二谈艺术片:有压力,死不了

  6月18日,由新浪娱乐新浪潮主办,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、上海电影博物馆协办的“大师论坛”在上海电影博物馆顺利举办。台湾导演侯孝贤、日本导演岩井俊二、法国影评人让-米歇尔•付东,三位深谙创作之道的资深电影人共聚一堂,揭开了本届新浪潮大师论坛的序幕,畅谈艺术电影的尴尬现状及未知未来。伴随着商业市场和互联网的兴起,我们越来越习惯呐喊动辄十亿二十亿的票房口号,习惯用粗暴的数字来打量一件艺术品的成败,习惯成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产业人。

  可电影不止是一门生意,它本来可以和那些优秀的诗歌、绘画、小说、舞蹈一样,是一件永垂史册的艺术品。票房、市场、互联网、IP、大数据……当你逐渐厌倦了这些高频词,我们是否应该坐下来,忘掉数字,忘掉市场,静静回溯一段只关乎艺术的单纯时光?

  今天的新浪潮,我们不谈生意,我们只谈电影。

艺术电影已死  未来将与商业共存

  谈到艺术电影在世界影坛中的位置,侯孝贤导演第一句话便语出惊人:“现在还谈艺术电影?艺术电影早就死翘翘了,现在只留在电影学校和研究者身上。”侯孝贤认为,真正的影像和文字一样,要有一定“深度”才行,深度就在字里行间。一般的电影影像大多只是讯息,就是要结构讯息造成戏剧性,让观众很快理解,但当你把电影当做一个很重要的艺术形式的时候,处理方法就会不一样。

  侯孝贤首先谈到胶片和数字的区别,“底片跟目前所谓的数位其实差异非常大,一个是物理的,一个是化学的,底片需要化学变化,会有各种写实的颜色。”他讲自己的新片《聂隐娘》花了一大笔钱拍胶片,但是因为没地方放胶片,只能再转成数字处理,转完质感都不对了,“我一定脑子坏掉了才多此一举”,侯孝贤说。他还透露,今后自己能否继续坚持胶片创作还不好说,因为胶片要多出很多花销;数字与胶片拍摄法则完全不同,需要一段时间来测试和适应。

  侯孝贤进一步谈到,导演一定要对其他艺术形式也有所了解和热爱,才能拍出电影的深度。“有时候我们不自觉拍到(一些东西),它不是绝对性或机械性的,而是人文的。你要电影拍得好,坦白讲你可能对小说也是非常钟爱,各种艺术的载体可能你都喜欢,都有一种了解的直觉,懂得欣赏,这个我感觉需要从小培养。”《聂隐娘》全片对白都是文言文,如果不是侯孝贤从小读古书长大,恐怕是拍不出来的。

  岩井俊二导演则表示,日本也是娱乐性电影比较赚钱,而艺术电影不太挣钱,所以艺术电影的预算方面也是非常克扣,导演们也做得很辛苦,这个状况50年来基本上都没有改变。不过他还是对艺术电影的持乐观态度,因为艺术性和娱乐性既然已经在艺术中共存了千年,未来也依然会很好地结合下去。

  前《电影手册》总编让-米歇尔•付东称,十年前中国有贾樟柯、王兵等杰出的艺术电影导演涌现,但可惜近十年内,似乎没有太多的新发现。“中国电影经济在过去十年内迅猛发展,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电影经济,但这里确实存在问题。我也赞同岩井的意见,把艺术和商业完全割裂是不对的。过去我们用毛笔、钢笔去书写,但是并不能让每个人都成为作家,现在的数码科技也是如此。”付东给出的建议与侯孝贤一致,他认为艺术教育很重要,要鼓励创作者百花齐放,而不要生产标准化产品。

  互联网带来机遇与困扰  法国艺术片有成熟体系保护

  谈到创作艺术电影的具体困扰,侯孝贤表示,由于自己是单干户,自己投钱自己拍自己卖,所以尽管有很大资金压力,但还是可以存活下去的,“还死不了”。他更担忧的是播放系统的转变,以前都是电影院,现在各种各样迅捷的平台涌现,连小孙女都会用手机找视频看,很难想象未来会将影像引向什么方向。“我希望一个导演死后进棺材,每一百年起来一次,看一看那天的报纸就满足了……我最大的愿望是每一百年起来看一下当天的电影”,侯孝贤笑着表示。

  侯孝贤的《聂隐娘》十年磨一剑,岩井俊二的《花与爱丽丝》动画版同样在电影版问世后十年方才诞生。岩井俊二介绍,在日本,宣传费用可能比制作资金更多,《花与爱丽丝》电影版同样诞生不易。现在互联网急剧发展,创造了空前便利的交流环境,但不知会引领往好还是往坏的发展。

  付东介绍了法国的电影体系。法国之所以能成为艺术电影的良性土壤,是因为法国已经有一套运行了60年的成熟体系,能把不同的电影联系在一起。艺术片和商业片的投资是在所有电影的收入中再分配的,让不赚钱的电影也能顺利拍出来。他举了个例子,戛纳入围片《廷巴克图》虽是法国制作,但是导演来自毛里塔尼亚,若不是依赖合理的体制,这部电影可能就不会诞生。付东对互联网播放并不看好,他认为只有大银幕放映才是电影真正的内涵和优势,其观影感受是任何科技都仿制不了的。但同时也须承认,互联网让更多人能看到好的电影,加大了艺术电影的流传力度。

  政府和媒体有宣传责任  创作根本秘诀是回归生活

  侯孝贤在做金马奖主席期曾设立金马奖电影学院,培养出了很多新的导演。在畅谈环境和体制应如何激励艺术电影、艺术电影导演时,三位嘉宾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侯孝贤称,以前台湾也讨论过,是否能从每张卖出去的电影票里抽出5或10元,统一用于创作补贴,但经过种种论证之后发现无法实现。影院仍然很强势,大银幕和手机、电脑等小屏幕放映各有各的前景,影像和文字一样,永远不会消失,只是形式发生了更迭而已。

  日本方面的情况是,日本政府的文化厅在电影制作费方面会给10%的支持,会给导演减轻一些压力。日本的问题是在电影创作与政治之间缺乏能沟通双方的人才,日本政府很想在世界上宣传日本电影,但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。但从另一个视角来说,自由的创作环境可以避免电影成为政府舆论工具,或许又是一件好事。

  付东以3D为例,表示新的形式也可以出现创新,3D不仅仅是商业大片的选择,艺术片也可以用3D拍摄。艺术电影应该更加努力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来进行拍摄制作,而媒体也有责任去宣传和关注这类电影。

  侯孝贤分享了影像创作的根本秘诀,就是把眼光放回日常生活里去:你们拍采访时都打着小灯,把我们像小饼一样烤着,不打灯会怎么样呢?打破惯例可能会更有意思。用手机也可以成为影像大师,你可以拍家庭、朋友、小孩,捕捉他们生活的形态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很好的导演。“你以为投资钱的人那么大方?他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能成的吗?有的时候拍片,他已经出名了换另外一个新导演,后面站了多少导演你知道吗?制片人找的,一群导演都盯着,盯着怎么拍呢?不要拍理所当然的东西,你可以一部分捕捉到生活的真实部分,一部分你可以安排,怎么安排是学问,你要有这方面的努力。”

  (何小沁/文)


相关阅读:
众信悠哉北京 https://www.uzai.com/lvyoucn/thg-l-8788-search-sh.html

关于我们 |  联系方式 |  广告服务 |  业务范围 |  本网招聘 |  站点地图 |  版权声明 |  员工查询
新闻许可:国新网3712006003号   电信许可:鲁B2-20090035   ICP:鲁ICP备09023214号  

Copyright 1997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.